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2017北马医疗保障背后:医生跑团筑起随行“希望绿”

2017年10月09日 15:0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网10月9日电 日前,2017-2018赛季亚洲马拉松大满贯揭幕战——第37届北京马拉松举行,来自33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万名跑者齐聚北京天安门广场,以此为起点一路向北奔向鸟巢,共同挑战自我并创造新的马拉松历史。今年北马赛事中,通过起点29700人,完成比赛28365人,完赛率高达 95.51%,获得圆满成功。

  始于1981年的北京马拉松由于历史悠久并且落地首都,素有“中国国马”之称,因而在众多跑者心目中占据重要位置,今年的报名人数与去年相比也几乎翻倍到接近10万。作为一项顶级赛事,北京马拉松毫无疑问已成为北京的城市名片之一。而今年,北马的地位再获大幅提升,成为了世界唯一的大洲马拉松联盟——亚洲马拉松大满贯(APM)的首站赛事。

  历次北马赛事都会得到卫生主管部门的指导支持及协助,作为北京马拉松赛事连续4年的官方独家指定医疗支持服务商,本届北马中,北京和睦家医院仍纳入到市卫计委的统一指挥及领导下,协同120急救体系,统一提供医疗保障服务。

  晴晒模式加大医疗保障难度 人力物力全面升级助力安全跑

  作为北马连续4年的独家医疗赞助商,和睦家在今年北马的医疗服务中投入了史上最多的人力物力。在9月17日当天,包括赛道沿途10个医疗站点内的工作人员、从15公里开始分段巡视的50名AED(自动体外除颤器)急救志愿者、终点区的拉伸及紧急救助服务站点的工作人员、以及使用和睦家赞助商名额参赛的20名“医师跑者”,和睦家共派出了近200人的团队为赛事的安全运行提供保障。

  据统计,本次北马赛事和睦家医疗急救站登记的被救助参赛选手人数约为3600人次,是去年人次数的近两倍,北马当天通过和睦家医疗服务得到救助的高危跑者共有37人。

  小队伍大能量 医生跑者成“随行天使”

  在参赛的3万人中,有这样一支20人特殊的队伍,他们身着统一的“希望绿”色跑服,随身携带蓝色急救挎包,和3万人一起奔跑在前往北马终点的路上,这支队伍的跑者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和睦家医师跑者。

  北马全程42.195公里,跑者可能在途中任何一个地点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若是出现不适的地点远离医疗服务站,如果能有一位专业医生做紧急处理,结果则可能大不一样。因此,在本届北京马拉松赛事报名开启的同时,北京和睦家医院就面向全国招募医生跑者,经过层层选拔,最终确认20人入选医生跑团。这些医生来自全国十余家大型三甲医院的心脏中心、急诊科、 ICU(重症监护室)、外科、康复医学科等科室,均参与过半程或全程马拉松,并有着丰富的急救经验。同时,他们的过往马拉松完赛成绩,从3个半小时到6小时不等,平均下来涵盖了大部分选手的完赛时段,以便服务尽量多的北马选手。

  医生跑者的职责,不仅要在赛程中利用随身携带的利多卡因、酒精棉片、碘伏棉签、创可贴等药品,沿途为有需要的选手提供救治服务,同时也肩负着第一时间识别、发现和救助脱水、晕厥、心脏病发作等危重症患者的重要责任。据统计,本届北马中,医生跑者们全程共计为近200人次的北马跑者提供了应急处理,包括皮外伤、拉伤扭伤、肌肉痉挛等情况。同时,也对一些可能晕倒或出现高危风险的跑者进行建议休息、劝退或陪跑。

  医生跑者们是跑者更是医生,因此当救助受伤选手和获取成绩出现冲突时,救助伤者成了医生跑者们的不二选择。在本次北马中,来自西苑医院的医生跑者禹田,就因为在赛程最后2公里时发现一位腿部痉挛的选手,在为其进行拉伸按摩但仍收效甚微情况下,搀扶着对方缓慢走向终点,错过关门时间。不过谈起这件事情,禹田医生直言并不可惜,“不负医生跑者身份,帮助跑友们安全完赛”。

  除此之外,还有医生跑者在自己已经腿部拉伤的情况下,坚持为他人冰敷按摩;或是在发现伤者时放弃追求PB(个人最好成绩),陪同安抚伤者直到救护人员到场;还有在急救包里的药品用完的情况下,前往医疗站补给药品后再次负重出发的等等……医生跑者的队伍虽然只有20人,却成了北马赛场上的一抹“希望绿”,更是北马医疗保障天网守护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AED急救志愿者——坚守最后的生命防线

  近年来,跑步运动特别是马拉松在我国受到越来越多运动爱好者的追捧,然而作为一项极限运动,马拉松是存在着一些健康风险的:高强度的运动量给跑者腰部以及下肢骨骼和肌肉带来的压力自不必说,跑马者们还面临着一个最大的风险——猝死。据了解,马拉松比赛发生意外身故者的原因中90%以上是心脏问题,常见的是心室异常颤动,发生后如果不能及时进行电除颤,每晚1分钟,存活几率便降低7%至10%,仅10分钟后,生还希望便会十分渺茫。而如果在最佳抢救时间的“黄金四分钟”内,对患者进行电除颤和心肺复苏,成功挽救生命的几率将会大大提高。

  AED是一种急救设备,操作简便,医护人员使用它可以为心脏病突发的患者进行电除颤,帮助发生心室颤动的病人恢复心律。及时除颤是迄今公认制止心脏猝死的最有效方法。

  在本次北马赛事中,50名受过专业急救培训的和睦家医务人员随身佩戴50台AED设备,均匀分布在从15公里开始到终点冲线区域后的近30公里区域内,以骑行或步行的方式全程在自己被分配到的1公里点位范围内进行往返巡视,发现、跟随、劝退并救助出现包括严重中暑、意识模糊或心脏早搏等状况的高危跑者,直至收尾兔通过该站点公里牌处才能结束工作,确保每一位通过此站点的北马跑者都能安全奔赴下一站点。

  为了确保AED医护人员在赛事当日能熟练操作除颤设备并熟悉工作流程,尽力守护好这北马赛场上最后的一道生命防线,北京和睦家医院携手AED厂商在院内组织了三场单次超过一个半小时的培训活动。50名AED志愿者及2名候补志愿者通过层层筛选脱颖而出,分批次参与了培训,并又于赛前统一接受了北京市急救中心王立主任的特别培训和考核。

  负重“9瓶矿泉水”巡视8小时 AED医护人员编织守护天网

  比赛当日,AED志愿者们在5点30分——起跑时间前整整两小时——就完成了集结,并于6点30分之前全部就位随时准备开始工作。也就是说,位于终点完赛区域内的步行志愿者需要持续背着近5kg重的AED设备(相当于约9瓶矿泉水的重量)巡视至少8个小时,到关门时间后还需要密切观察一段时间完赛跑者们的状态,才能彻底结束当天的工作。

  比赛过程中,部分区域由于长时间拥挤着大量跑者,导致本应骑行的AED志愿者无法通过骑行的方式执行任务,他们只好在赛道内推着自行车或将车寄存在附近的水站并步行完成工作。因为志愿者们的职责之一是发现状态不佳的跑者并对其进行跟踪巡视,没有了自行车的志愿者们只好背着沉重的AED设备在赛道上与跑者们一同努力奔跑前行,一直持续到他们所负责的公里点位结束并交接给下一公里点位的志愿者,再折返回自己所负责区域的起始点,如此循环往复。

  由于比赛当天光照强烈,升温迅速,部分跑者在25公里以后都出现了头晕、乏力、恶心等中暑症状。临近终点前的几公里处,一些严重状态不佳的跑者甚至出现了呕吐、四肢麻木、心动过速等症状。这些危险的情况都被和睦家的AED志愿者以及医疗站点志愿者们及时发现,并通过对讲机的即时沟通将状况严重的患者平安的送上120的急救车送往附近医院。

  终点区专业医生康复拉伸 中外籍医生提供国际标准服务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北京马拉松赛事在国际上影响力的逐渐扩大,外籍参赛选手越来越多,据统计,2016年北京马拉松中就有来自42个国家的30287名选手参赛。

  因此,本届北马比赛终点设有VIP服务区,来自北京和睦家医院骨科、急诊科、康复医学科的多名医生,为外籍选手提供医疗服务。参与医疗服务的北京和睦家医院医生、护士及志愿者,均可提供流利的双语甚至多语服务,包括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等,他们不仅成为连接国际选手和北京医疗服务的重要桥梁,也展示了北京医疗体系中的国际标准服务力量。17日上午9点40分后,前三名冲过终点的选手均为外籍人士,他们也均在赛后第一时间,获得了和睦家康复医学专家JeffCAUVER(法国),及曾多次为芝加哥马拉松提供医疗救助服务的医学专家Esperanza Yvette Salinas(美国)提供的拉伸康复服务。

  此外,终点展示区也有多名相关科室的医生提供服务,不仅准备了足量的冰袋、喷雾,更多大多选手处理了常见的擦伤、崴脚等运动损伤。对于一些因为长期运动有损伤的跑者,医生现场也给予了指导和咨询。

【编辑:李欢】
体育频道: 独家视角 绿茵赛场 篮坛竞技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